一场被围观的悬疑命案:有小区居民开直播被骂亲属称只关心小女儿的抚养

  • 时间:
  • 浏览:75844

(原标题:一场被围观的悬疑命案:有小区居民开直播被骂 亲属称只关心小女儿的抚养)

7月27日,杭州市江干区三堡北苑小区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由于小区居民来某某失踪案受到关注,过去的几天,这里一度成为舆论风暴的中心。来自人们线上线下的围观,使得这个位于京杭运河附近的回迁安置小区一度成为杭州市最“火热”的小区,网上各种传言猜测和小区门口围观人群的目光,也让生活在小区里的居民感到困扰。

7月25日上午,杭州警方召开新闻通气会,将此案定性为一起有预谋的故意杀人案件,被害人丈夫许某某于23日晚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至此,这场连日来的线上线下围观终于开始逐渐消散。

微信截图_20200727205714.png

来某某家门口 图据红星新闻

与这场火热围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当事人家属的沉重。来某某姐姐告诉红星新闻,由于自己患有重病,家人担心身体受不了,并没有去过事发现场,目前家人最关心的还是两人小女儿抚养的问题。

线上直播:有小区居民被骂发死人财

据杭州警方公布的案件消息显示,2020年7月6日20时07分,江干区公安分局接到群众求助:一名来姓女子于7月5日凌晨失踪。针对该起失踪事件,江干分局按照查找失踪人员规范工作机制,立即启动调查寻人工作。在搜寻过程中,多处疑点引起警方高度重视。

image.png

被害人家属张贴的寻人启事

一位年逾五十的中年女子,于凌晨时段在自己居住的小区莫名消失,随身未携带任何重要物品,这件看似普通的失踪事件,在7月18日被当地媒体报道后受到社会的高度关注。

事件发生后,一些自媒体网络主播带着设备从外地来到事发小区做直播。小区保安透露,这段时间确实有很多网红来到小区附近进进出出,不仅对小区管理造成影响,还极大程度的损害了住宅居民的生活质量。

7月23日晚上9点,红星新闻记者在事发小区西北门外看到,现场仍有少数播主手持设备在进行实时直播。

微信截图_20200727205256.png

在事发小区做直播的主播们

一名播主告诉记者,听说当晚警方会对案情进行通报,特意开车从绍兴赶过来做直播,已经有两三千人在线观看。据他称,7月18日他也曾来过事发小区做直播,当时来直播的人并不多,很多都是在门口拍一两个镜头就走了。

红星新闻注意到,在直播界面中,不断有网友向播主提问,有网友问“她家现在还亮着灯吗”,“她老公现在还在8楼吗”等问题。

红星新闻记者翻看该播主在某短视频平台账号看到,其在“杭州来某某失踪案”标签下共发布了7条短视频,播放量将近1500万,同时备注称“本人先后两次到达出事小区,更多内容是在直播时展示的”。有视频显示他曾在深夜进入小区地下车库进行直播,并被封号10分钟。

微信截图_20200727204911.png

网络上的“围观”

“太吓人。我一开直播就看到人数从40涨到100,然后一下子窜到1万多。真是吓到我了,在此之前我只有两三百粉丝,直播后消息是不停的,到现在都看不完。”

三堡北苑小区内一位居民告诉红星新闻,自己在网上浏览小区的直播,因为看到太多不实的谣言,在网友的建议也开通了直播,想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情况。

该居民称,自己和家人7月4日回了老家,16日回来后听说小区有人失踪。起初他们并未在意,后来几天网上传闻的消息越来越多,开始有点害怕,甚至不敢坐电梯,地下室更是不敢去。几天前,警察曾来过家里搜查冰箱,床底和衣柜,楼下每天都有警察。

微信截图_20200727205144.png

事发小区 图据红星新闻

“看到别人发直播会点进去浏览,有些人在网上说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会插嘴,说事情不是这样的,实际上是怎样的。别人说你怎么知道,我说我就住这里,后面就很多人出来说你开个直播。”该居民称,一开始他是应邀跟北京那边一个播主连麦,不存在给钱。7月23日上午10点多,该居民开通了视频直播。

“有人在直播间说我发死人财。我说任何人不要给我刷一分钱礼物,我不靠这个赚钱。后面还有网友一直喊我做直播,但是我想了下,事发这么多天,我真的不该去蹭热点。”该居民反思,这件事对外人来讲可能就是热闹,但对当事人家属来说,这些语言行为他们可能也看得到。

“我不希望通过这个事情来炒作,所以哪怕有人喷我,我不会去反驳。所以我现在拒绝直播,最后发了一条通告给网友,说事情到此为止。”但这件事以后,该居民每天早上醒来都会在网上关注事件的最新进展。

线下围观:警方发布会后人群逐渐消散

根据杭州警方的通报,经审讯,7月23日10时,杭州警方突破了嫌疑人许某某的口供,据其初步交代,其因家庭生活矛盾对来某某产生不满,7月5日凌晨,在家中趁来某某熟睡之际将其杀死,分尸后分散抛弃。

1595852188895805.png

警方查看监控视频 图据杭州警方

由于案件还在进一步侦查阶段,作为案发现场的来某某家和楼下的化粪池仍被警方严格保护。红星新闻记者连日来多次见到有警察及法医来到案发地取证。

小区门口的小卖部老板告诉红星新闻,来某某失踪后,警察曾给店里打过电话,询问某月某日许某某是否来店里买过24元的东西,有没有买过剪刀。“店里24元的东西不多,一般就是一箱纯净水卖24元。没想到这个男的太凶残,杀了人然后报案,就像演电视,还到我家还买过东西。”

为防止陌生人随意进入小区,物业将原有的两个进出通道关闭,只保留西北门保证小区居民和车辆出入。红星新闻记者在小区多个人行通道看到大门都已上锁,一旁张贴物业告示称,近期外来人员进出小区较多,造成不便和安全隐患,为配合警方公示即日起关闭此门。

微信截图_20200727205033.png

小区多个人行通道大门已上锁  图据红星新闻

但这些措施没有阻挡人们的好奇心。每天都有附近居民和来来往往的市民聚集在小区西北门门前聚集议论,或是通过小区东北门的栏杆向小区内眺望。人们都在讨论那个素不相识的男子如何残忍杀害妻子被警方锁定为重大犯罪嫌疑人的故事。

附近一家面馆老板称,之前不认识许某某,闲谈中有顾客告诉她许某某曾经来过店里吃过面,想起来觉得后怕。

一位小区居民表示,自己之前经常会遇见夫妻两人,但从没打过招呼。他从值班保安处打听到,25日警方召开新闻通气会的凌晨1点50分左右,许某某被警方带到小区楼下的垃圾桶指认现场。

有住在附近小区的居民告诉记者,他和许多人一样,在来某某刚失踪时在网上看消息时并不在意,后来在网上看到有人在小区里进行网络直播,越发觉得事情离奇,便从附近赶来围观。

微信截图_20200727205955.png

有居民办丧事甚至引起“围观”人群的误会 图据红星新闻

7月24日下午,小区内有其他居民在院子里举办自家丧事,不少闻讯赶来的人们甚至闹出了误会。

红星新闻记者在现场注意到,来某某家门前及楼下化粪池前有人前来摆放鲜花点燃蜡烛表达哀思。不过此举也给小区部分居民带来困扰。有住在一楼的居民称每天晚上睡觉都能看到窗外的蜡烛,看着心里发慌,精神上受到影响。

红星新闻从来某某同一单元的居民处了解到,小区里悼念来某某的鲜花是网友专程送过来的,蜡烛是小区里年纪大的老人点的。

微信截图_20200727205411.png

有居民到打捞来某某人体组织井盖处献花 图据红星新闻

红星新闻通过几天的走访观察发现,相比7月23日和24日小区门前一波又一波聚集的围观人群,25日杭州警方召开通气会后,围观的人群开始逐渐减少,小区附近已经看不到网络主播的身影。

死者姐姐:最关心外甥女抚养问题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来某某原为附近章家坝村居民,父母已经去世,现有姐姐和哥哥居住于章家坝同一小区内。姐姐已经退休在家,身体状况不好,平时主要帮女儿带带孩子。哥哥在小区附近从事环卫工作。来某某失踪后,姐姐、哥哥及家人都参与寻人。

来某某姐姐小区的居民告诉红星新闻,早前来某某失踪后,家人曾将夫妻两人的小女儿接到姐姐家居住,前段时间有天晚上9点左右,该居民在外锻炼回家时曾碰见许某某过来接小女儿回家。

7月26日下午,红星新闻记者见到来某某的姐姐,她称自己身体状况不好,家里还有两个孙辈要抚养,负担比较重,外甥女今后的抚养问题更多需要来某某大女儿决定。

提到妹妹,来某某姐姐说,自己没有再去过事发小区,担心身体没办法承受。“爸妈反正都这样了,女儿该怎么办?”

据杭州警方通报的消息显示,犯罪嫌疑人许某某,男,55岁,杭州户籍。案发前系杭州某公司驾驶员。该人自1987年开始先后在省内外多地从事鱼粉和养殖生意,2018年到杭州工作。被害人来某某,是许某某妻子,51岁,杭州户籍,系杭州某公司保洁员。夫妻二人2008年再婚,案发前共同居住在杭州市江干区。

来某某失踪后,许某某在接受采访时称自己与妻子平时没有什么矛盾,家里有一套房子正在装修。来某某姐姐所在小区附近的一家窗户店老板告诉记者,今年年初夫妻两人曾来店里问过窗户的事情,感觉当时两人感情很好,到现在她都对事件感到震惊。

“上次见到夫妻两人是他们家装修房子,到我们店里问窗户的事情。她老公应该是个聪明的人,蛮精明,心思细腻,问的问题比我们都专业。你说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红星新闻记者 蓝婧 任江波 发自浙江杭州

编辑 张寻